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

堕落堕落了,沉沦也沉沦。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两个女孩的世界,分别是【黑】炫和【白】の灵凯莹。原本还有一个女孩的但是她‘单飞’了。这里的文字风格不同,请大家细细聆听,那自心底的诉说。

被囚的百灵——の灵凯莹  

2014-07-25 20:42:02|  分类: ☆白丶宫旖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旧新人物先登场弄个番外……

【没错我在偷懒【拍

【但是你不准打我……

 

战火纷乱的年代。

每个人连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以免走错方向就被打死。

街上的血腥味到处弥漫,尸体纵横,一不小心就会被绊倒。死者的死相差不多都一样冤屈。婴儿们都没法呼吸屋子以外的空气,不能见到外面的蓝天,更不要说鸟语花香。喷泉喷的都是血液,血腥可怖。

所以,这个年代,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没有对与错,只有胜与败。

 

※※※

 

城堡外的躁动令国王不安。他立即下令保护好所有他的子嗣、妾室、家人。

果不其然城门轰然被打开。国王慌张地从椅子上蹦起,一脸严肃戒备地盯着硝烟内缓缓走出的人。

国王见到那个身影尚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藏在袖子底下的手微微颤抖,嘴唇抖抖索索,声音努力维持着威严平静,但依旧掩饰不了颤音:“来者何人?不知道这里是城堡禁地?”

那自硝烟中淡定从容笑容可掬的人影随着接近国王而被看的清清楚楚,【……一定是因为我和老弟聊着天撸着文的缘故】国王差点没吓晕过去。

心计之王……

对面那厢竟笑吟吟地,毫无惭愧之色。他行了个贵族礼,笑问:“国王陛下,安好。晚辈,傍笛宸,造访。”

老国王望那硝烟的浓度,心里不由得恐惧颤抖:“你!你!”

傍笛宸淡淡笑笑:“哦……城堡外的您的三千卫士,我已叫手下铲除干净了。”无辜的眼神让国王有种想要打死他的感觉,“那三千卫士着实太弱,浪费国王的粮食也不大好,便替您,清理了门户。嗯,就当做见面礼吧,国王陛下。”说着又弯下了腰。

国王气得脸色发白,抬手就拿权杖敲向傍笛宸,傍笛宸一个闪身,已到国王身后,他微微俯身,在国王耳边轻声道:“若不想被我踏平你这里……”

“你想怎样?!”

“没怎样啦,淡定啊国王陛下~”傍笛宸往王位走去,一手撩开披风霸气地坐了下去。一手撑下巴,眼睛轻蔑地望着国王瑟瑟发抖的身子。

傍笛宸抬抬眼:“看来你生了一堆不孝子……城堡都这样了居然没人出来看看。呐,我们来等等,看看你哪个孩子先出来,我就先杀了哪个,依次这样下去……好吗?”看了看城堡的各个通道,又问:“你有几个子嗣?”

国王被他的一句不孝子刺激到了,的确,不可否认,他的孩子们除了女儿们还好一点,别的统统都只顾着享乐,王位继承都成问题。他此时倒是真的希望儿女们不孝,一个也别来,自己伤心会也好过儿女们都死去,这样更伤心。

 

※※※

  

“妹妹,既然你真的那么想死呢,姐姐哥哥也不拦你,少个人和我们抢封地,我们何乐而不为呢?”大公主轻蔑地望着最小的公主。而那最小的公主也不怕,狠狠地瞪着自家姐姐。

良久,她淡淡一笑,道:“哼……父亲白养你个几十年了,你这个没用的胆·小·鬼!”

“啪!”一个耳光响亮的落在小公主脸上,火辣辣地,在小公主俏丽的脸上印下一个巴掌印。大公主气得发抖:“滚!你要出去快点出去!免得待会敌军发现这儿!滚!”

小公主不屑地抹抹唇角的血,却没弄干净反而晕开一片。她一个眼风扫过所有哥哥姐姐,冷笑一声,打开门:“姐姐你的手指真粗啊。哥哥姐姐,如果最后是我活着,你们死了,那么,我也不会给你们立碑。”

“找死!”王子们都愤怒地就要上去揍她。

小公主勾勾唇角,淡淡说:“你们再出来就是死路一条。”转身,砰的一下关上门,把王子们撞了个跟头。他们立即哎呦哎呦的喊爹喊娘。

小公主呼吸有些不稳,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的厉害。她咽了咽口水,迈着坚定地步子走向大殿。

已经来不及后悔了,再后悔是会被人耻笑的。

 

※※※

 

鞋子踩在地上的声音令国王心头一跳。他心里既狂喜又心忧。

会是哪个孩子呢?

傍笛宸笑了笑,站起身,道:“是公主殿下呢……”

言汐儿严肃着神情,从通道上走进,没理傍笛宸,径直走向自己父亲:“父王,你有没有受伤?他有没有为难你?”

国王老泪纵横,是这个女儿,是这个女儿!平时自己最不看重的女儿啊……他一下子握住女儿的手,用力异常,疼的言汐儿扭曲了眉。言汐儿见自己父亲哭成这样,以为傍笛宸欺负自家老爸欺负的很厉害,怒气冲冲地道:“请贵客离开,这里不欢迎您!”

傍笛宸挽起唇角,露出一个风华绝代的笑容,从头到尾他都笑着,只是程度不同令人感觉不同罢了。

言汐儿心里一跳。为这风华绝代的笑容。

傍笛宸见她一袭华丽的衣裙,头发长及膝,明明是一副需要人保护的样子,却还倔强地护在国王身前,心里略惊讶。

“看来你还是有个孝顺的女儿。”傍笛宸对国王笑道。

国王把言汐儿护在身后,这个好女儿怎么可以被他杀了,一副母鸡护犊的样子。“傍笛宸,你今天来城堡胡闹可是够了?够了就滚出去!”

傍笛宸微微低头,眯眼笑了。抬手,打个响指,立即有两个护卫进来了。傍笛宸笑笑,对国王说:“好的好的,晚辈这就走,不过呢,您这女儿我看着着实有意思,那么我改主意了。”

国王警惕的盯着他。

“这个女儿,留下,其余,诛。”

国王差点没昏厥过去——这人!这人!怎么可以如此视人命如草荠!

国王还宁愿这个死掉其余留下呢,怎么一条人命得用那么多人命换!

言汐儿愣了,转而回过神,狠狠瞪他:“随便你杀了别的什么人,留下我母妃和父王!”说完她又愣了,她,她第一句说了什么?

傍笛宸眯眼,走过去言汐儿面前,把手放在她肩膀上,与她对视。几分钟后,傍笛宸轻笑,一拍拍她天灵盖,言汐儿立即昏了过去。

他扶住她,微微附身,一抱抱起了言汐儿。

“那好吧,听你的。”傍笛宸又笑了,“留下那两人,其余的,你们搞定。”这句话仅仅对刚刚进来的两个护卫说的。

“但是,”傍笛宸微微侧头,笑着看着国王,“她说的留下,我命令你们改成流放。”

国王昏了。

 

※※※

 

言汐儿一醒来,看见的就是……

顶上是一盏水晶灯,刺眼的要命。她躺在一张床上,床所放的地板仅仅比床的宽度大两三厘米,然后就是空的。床的另一头是很长的旋转楼梯,可以走到下面地底。

可是也出不去,这是个鸟笼。

囚禁人的鸟笼。

言汐儿顿时恐慌起来,蹬蹬蹬地跑下楼梯,走到一半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换了。变成了淡紫色的裙子,她皱皱眉,嫌裙摆长,左手便提起裙子,才发现裙子内有裙撑,竟也是镂空的,还有几朵玫瑰花在上面点缀。

恶趣味!

言汐儿只是很想骂人。谁替她换的!

走到地底,发现傍笛宸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从上面走下来,紫色的眸子闪着微光,优雅到不行。

“这身衣裙很适合你。”他淡淡的评论道。见到言汐儿脸一白,煞是有趣地伸手抚一抚她的脸颊,言汐儿的脸瞬间又红了。

傍笛宸感觉很好玩,轻轻地凑近她。

言汐儿理所当然的退后,退后。

前进,退后,前进,退后。

最后言汐儿受不了了,一推,却不够那人力气大,被人压在鸟笼边,感觉到他微凉的呼吸,她再次愣了——这人是有多冷。

莫名的就想要温暖他。

可是她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衣服谁给我换的!?”

傍笛宸笑眯眯地观察着她的神色,带着戏谑的音调:“我啊。”又啧啧两声,像是回忆什么似的,又道,“哦……皮肤挺白,身材尚好。”

言汐儿脸都黑了,一伸手就要给他一个耳光,傍笛宸抓住,轻笑:“你这只百灵真是不乖,呵呵……”奸笑的声音令言汐儿发寒。

“君……”仆人的声音刚出来,便停下了,她愣了愣——这个画面……这个女孩和君上多般配啊。

紫衣,紫眸。

凑的太近,两人的发似乎就像结发。

明明这个存在是罪恶的……可是……很美。

出乎意料的美。


……………………………………………………………………………………………

【TAT没想到2831字才这么点啊……好桑心TAT……各位将就看好了如果可能……嗯,今晚还有一更】

被囚的百灵——の灵凯莹 - 黑白的世界 - 黑、白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