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

堕落堕落了,沉沦也沉沦。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两个女孩的世界,分别是【黑】炫和【白】の灵凯莹。原本还有一个女孩的但是她‘单飞’了。这里的文字风格不同,请大家细细聆听,那自心底的诉说。

网易考拉推荐

『贺年礼』越狱【TO:小茉】——の灵凯莹  

2014-02-04 16:20:41|  分类: ☆白丶宫旖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我去!!!!!这篇好长啊,本来设定很短的啊!!!!!怎么回事啊啊!!嗯,小茉你赚了= =其他的慢慢来慢慢来……嗯……(你滚)而且这篇乱乱的……乱乱的,乱乱的,乱的,的……QAQ小茉别介意……】

小茉——

*越狱*

    北菱778618日。

宁浅妤走在长长的廊道,每踏下一步都会紧张的不得了。

为什么……皇后娘娘突然召见自己呢?难道自己不小心惹到谁了么?不可能啊,明明,明明自己是选秀的时候幸运被选上的,后来因为有关薰衣草的一诗,而被提升为涟姬,便没什么了啊……真的没什么。侍寝也没有。

这宫中的一切深似海,不是自己一个小女子能控制的。

当时,自己是因为太后的远房亲戚而被挑来进宫做秀女,因为自己的才华,被太后宠爱,才稳定下自己的家。

甚至连皇上都没有单独见一面。

心下想时,已经到了乾宁宫。

“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宁浅妤小心翼翼的说着敬语,生怕把一旁的姑姑也惹着了。

如此小心翼翼的性格,真是令人心疼。想要让人忍不住去保护。

“平身——”皇后轻轻地微笑着,虽然本身就没有恶意,但是宁浅妤看着就脊背发凉。

皇后赐座后,她轻轻地抬手掩唇,华丽的珠宝在手上叮叮当当的响:“早听闻妹妹被封涟姬,怎么早晨都不来给我请安呢……”

宁浅妤有点尴尬地干咳几下:“我……啊不,嫔妾,最近有些伤寒,身体略有不适,所以……还请皇后娘娘宽恕。”

“呵……”皇后觉得她还是挺识趣的,“罢了罢了。把身子调养好才重要。”然后打了个手势:“你们都出去,我要和涟姬说些话。”

“是。”

“涟姬啊……”皇后起身,慢慢地走向她,“现在没有别人了,我能不能叫回你一声……”

“庶妹。”

“……皇后娘娘,嫔妾担当不起。”宁浅妤也站起来,慢慢的说,“皇后娘娘特地召见嫔妾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没有的话,嫔妾告退——嫔妾还要去宣召御医。”

“呵。”皇后递给她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药丸,“我打听到,今晚呢,太后将为你争取一个机会……你把这个呢放入皇上的酒杯中,等他睡熟了,出来。”

宁浅妤皱皱眉:“……娘娘,这个……可是……欺君之罪。”谁也知道,叫她出来的用意不就是——成全她么?

皇后不悦地看着她:“涟姬,我都叫你庶妹了,还想如何?不要太过分。”

“皇后娘娘,”“停,你不会连这个忙也不愿意帮姐姐吧?”“……好。”宁浅妤是真的没有退路了,因为她很害怕真的得罪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奴婢。

“嫔妾退下。”“嗯嗯,快去吧,期待你的好消息。”

走出乾宁宫,踏入长廊,忽然宁浅妤被捂住了嘴巴,她惊愕的想大叫却发出不怎么响亮的“呜呜”声。

在御花园的薰衣草丛,宁浅妤终于挣脱开来,看见面前的人摘下面具后,一脸错愕,但是马上恢复过来。

“……涟姬宁浅妤,参见泯宸亲王殿下。”

“免礼。”泯宸上前把她扶起。

宁浅妤有些不知所措,亲王这么做已经不是一两次了,而且……而且他们不能站的太近不是么。

就算是……小时候认识也不行。

但这次是真的不知为什么亲王要劫持她来这里。“……亲王这是……”

“嘘……”泯宸忽然上前用一根手指挡在她的唇前,宁浅妤脸蓦地一下红了,“涟姬,不想被人闲话就不要多说,听我说。”

宁浅妤用力推开泯宸:“也请亲王自重。”然后看着他示意他说。

“呵……”泯宸不禁暗暗感叹她这几年来,骨子里的胆量倒增加了不小,想起正事便说,“涟姬,皇后娘娘方才给你的药瓶,能否给我?”

手心微微攥紧那个小药瓶,压了压内心的恐惧,慢慢的说:“没有药瓶,娘娘没有给我那种东西。”

“呵呵,涟姬你怎么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泯宸挑了挑眉梢,换了一种微微严肃一点的语气问。

宁浅妤果然被唬住一下:“什么东西?”

“你想不想出宫呢?”泯宸无视这个问题,换上另一个问题。

出宫?多少人挤破脑袋也想进宫,可是多少人又费尽心思想要出宫?以进选秀女的身份进宫不过是最好的借口,可是现在又要拿什么武装自己出宫?

很好。泯宸看见宁浅妤有点动摇的神情,勾了勾唇角,貌似很满意。“出宫,过一种逍遥自在的生活哦,不用像现在这样,被人随意摆布。”他手一伸,趁宁浅妤还在神游一把抓起她攥着药瓶的手,看见她手心里的药瓶,马上掰开她的手指,夺过药瓶。

“啊!”宁浅妤反应过来要去抢,但是泯宸却把手高高抬起,让她够不着。宁浅妤心里急慌了阵脚,带着些许哭腔和哀求地边说边抢,“还给我!”

泯宸微微眯了眯眼睛,乌黑的眼睫像刷子一样密密的,说不出的好看。他微微提高了声线道:“涟姬,你可知这里面是什么?皇后要害你!”

宁浅妤抢不到,但是不甘心的不肯放下手去,脚一不小心踩到裙子,身体控制不住的往前扑。

“哎呀!”“唔……”泯宸轻轻地发出一声闷哼。他的背撞在了树上,勉强靠着树坐好,按了按脑袋,感觉有点晕眩。“你还好吧?”泯宸纳闷着自己怀里的人为什么一抖一抖的,难道是撞疼了?

“皇后……是我的姐。”宁浅妤带着浓浓的鼻音慢慢的说出几句话,“我是庶出,她是长女……我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泯宸沉默了一会,庶出?如果自己和皇兄……也是出生在那种家庭,自己也是个庶出……可是谁说庶出有错?都只不过是,无辜被生下的孩子罢了。

“这里面……是砒霜……”

明明是那么轻的一句话,却好像天塌下来了那么沉重的打在宁浅妤心头——

砒霜!?

皇后要我……害死皇帝?

泯宸慢慢协助她坐好,看着她还在不停地落泪的眼睛,慎重的再问一次:“你要不要出宫?”

宁浅妤并不笨,她的脑子里已经想出了这么做的后果——砒霜害死皇帝,自己走出来然后皇后进去……然后就说是我害死皇帝,再趁着威望……把皇权夺过来。一来除去了自己这个眼中钉,二来夺取皇位……

 “我不要……”宁浅妤推开泯宸,“我要在这里……”

泯宸笑的意味深长:“嗯?你确定?你不怕吗?”

“既然皇帝都要死了,”宁浅妤说出了这种对当今圣上不利的话时,她自己也很惊讶,“那么……这个皇位,绝对,不可以让姐姐坐上去!”

对的,我要越出姐姐这个囚笼。明明父亲是靠着母亲背后的太后才坐上去现在这个官位,可是……为什么母亲不能是正妻?

“很好,”泯宸笑的让人发寒,是时候……该让皇兄下来了……呢。

============================

几日后。【原谅我真的不会写那种阴谋策划什么的鬼玩意……】

泯宸站在薰衣草丛,伸出手抚了抚那支薰衣草。“开心了?母亲终于有一个名分了……”

宁浅妤有点不屑的看着他:“你母亲能坐上太后这个位置也得感谢我吧?我还差点被判死刑了呢。”

泯宸牵着她的玉手,轻笑着问:“要不要出宫……?”宁浅妤明显的一愣,出宫……

“玩?”泯宸看见她愣一下的可爱样,不禁加上一个字,再戏弄她一下。

“切……”宁浅妤不屑,然后抿抿唇,道,“我真的挺想出宫的……不再回来那样……”

“嗯,那好啊。”泯宸猛一用力,抱着她飞上屋顶,提气轻身,很快就踏出了皇宫。

耳边的风呼呼作响,宁浅妤不禁有些害怕,抓住泯宸衣襟的手加了几分力。“我说,”泯宸不满的说,“别抓那么大力啊,想勒死我还是……”故意拉长调子不说下去,宁浅妤心领神会,不禁面红耳赤:“滚啦!”

=============================

过了一天。

“新闻啊!亲王和涟姬双双失踪啊!”“真有这事!?”“啊呀天下又要大乱了!?”

隐匿人群的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走吧。”“嗯。”

远离宫中的浮华……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

是不是很乱!!真的好乱!!其实是这样的因为他们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的所以……!才会冒出最后一句!!啊啊!【自己也解释乱了……】

『贺年礼』越狱【TO:小茉】——の灵凯莹 - 黑白的世界 - 黑、白
 
『贺年礼』越狱【TO:小茉】——の灵凯莹 - 黑白的世界 - 黑、白
 
啊对了各位别误会,其实每篇贺文的最后的图都是送人的嗯惹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