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

堕落堕落了,沉沦也沉沦。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两个女孩的世界,分别是【黑】炫和【白】の灵凯莹。原本还有一个女孩的但是她‘单飞’了。这里的文字风格不同,请大家细细聆听,那自心底的诉说。

网易考拉推荐

◤永安念◢ 夜芒——の灵凯莹  

2014-12-20 22:38:42|  分类: ☆白丶宫旖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apter.3(下)

  玫娘听湘儿说完,喝了一口茶。

  “不见就不见罢。”玫娘用茶盖轻轻拨弄茶杯内的茶叶,如是说。

  湘儿有些诧异地问:“娘娘,这真的好吗?不会和你预期的不一样吗?襄王爷那边又如何处理呢?”

  “其实还是有点气火攻心……”玫娘淡淡的笑,“待方才冷静下来想想,既然都变了,身边还有个冉凝和冉确月,消息这么灵通,肯定不会想要来见我了。下个月初五,皇上的大寿,如此,我们也能见到。一个脱胎换骨的……他么。”

  疑问词从她嘴里说出,仿佛是很平常的叙述。

  “至于襄弈……”玫娘看了看手腕上反射着烛光的手链,“见就是了。”语气略微含有轻蔑的意思,“他能干什么。”

  一个襄弈,一个人生几乎一帆风顺的二十七岁男人,能有多大心机。

  湘儿点头,又问:“娘娘,现在差不多到晚膳时间了,你需要为今晚的事做做准备吗?”

  玫娘轻轻的笑,拿起青花瓷杯,道:“不用怎么准备,只要扔个火药给他……就可以玩很久了。”

  现在的襄弈有多宠庄夫人,就有多后悔当年对玫娘多好。

  后悔对她那么好……

  玫娘端详着青花瓷杯的纹理,眼里沉思的色彩让人沉沦。

  “襄弈的弱点……是回忆……”玫娘轻若无的声音就像催眠曲,湘儿不禁发愣。

  玫娘看向湘儿,但是注意到她在发呆,也就这么注视着她,待湘儿有所察觉之时,她想了想,问:“娘娘,需要我把以前的那套舞衣拿出来吗?”等了很久没有回答,湘儿小心地问,“娘娘?”

  玫娘闭上眼,思考着什么。她在想,襄弈对她动心是什么时候。“好,就拿那个。”她缓缓睁眼,眼睛内竟有一层水雾,润湿了眼球,使本来就美丽的眼睛更漂亮几分,眼内的金光更是慑人。

  突然她庆幸湘儿瞎了,看不见自己竟红了眼眶。

  连她都不想回忆的过去的自己。

  结发夫妻,竟然弄得尔虞我诈,刀剑相向。

  要用过去威胁对方。

  玫娘望向窗外,襄弈,别痴心妄想自以为是了,情这种东西……我已经没有了。

  是你拒绝的我,你就傻着愣着看好,曾经被你看不起的嘲笑的妻子,是如何助那人登上,你离那个只有一步之遥,却因为女人而再也登不上的高度吧。

  一切,都不过是你自找的。

  你活该。

  

  夜,九更。

  玫娘着一身嫩绿的舞裙,水袖极长,手肘处镂空,袖沿绣了一圈繁复的纹样,细腰上围着一条镀金的腰带,系成结后垂下,顶端成尖锥,舞裙上用红色的丝线绣了一些漂亮的牡丹纹。

  她的头发松松垮垮地倾斜而下,随意挽起几束,用新生的枝丫固定,整个人看起来素净淡雅,淡妆涂抹着眼睛,在额上画了一朵牡丹。

  因为湘儿的眼睛问题,玫娘没有让她来服侍,她一个人来到襄弈所住的院子内。

  “参见王妃娘娘。”院内的侍女恭敬地作揖,其中一个侍女在玫娘让她们起身后先行起身,微微一点头,对玫娘说:“娘娘,王爷在里边等您,让奴婢来给你带路。”说着伸出右臂。

  玫娘淡淡地扫视她一眼,侍女忽然打了个寒战,看见,玫娘微微笑了起来:“不用了……小池。”

  那个侍女一愣,接着就有些恐惧地瞪大眼睛,有些结巴地问:“你,你、你怎么知道我是……你应该没有见过我才对……”

  “呵。”玫娘的视线滑向小池的袖子处,“袖中剑,怎么说你会用这招也是偷学本宫的招数。”说着她的笑容更大了,“不需要你带路了,怎么说……这也是我曾经天天来的地方,难道说我还不认路不成?”

  小池闻言,挥手让其他侍女退下,嘲笑的说:“是吗?可现在是我家夫人天天来呢。”她企图在玫娘脸上找到丝丝为这句话动容的愤怒,可是没有——玫娘依旧那么平静地笑着。

  “小池姑娘,”玫娘怜悯地唤道,“是你,将湘儿的眼睛弄瞎的吗?”“是又如何!”小池忽然就激动起来,“我为我主子干活,是天经地义的!”

  玫娘闻言,抬抬眉毛,敬语都不叫了,呵。“那么,作为主子……理应我替她报仇。”玫娘嘴边的弧度更是大了,“可是,有人说不需要我动手,他更想要杀了你。”

  小池震惊地颤了颤身子,急忙抽出短剑,双手紧紧握住,大声说:“不、不可能!我,你敢动我,我就告诉我家夫……”

  话未说完,小池睁大双眼,嘴巴还是张着,却在下一刻跪在玫娘面前,痛苦的捂着右肩。

  她的右臂,被她刚才自己握住的短剑插住,此刻被人扔在她面前。

  小池痛的动弹不得,只能看着自己的右臂被砍下,然后横摆在自己面前,忽然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喉咙,她狂吐起来,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哭声。

  “娘娘。”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恭敬地单膝跪在玫娘面前,面容俊朗,但是表情严肃,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风令。”玫娘淡淡一笑,“还算懂得分寸。”停顿一下,说了一句令小池怒火冲天的话,“但是不够狠。”

  风令不说话,沉默的看着小池,她的手臂,在她和手臂之间的一堆呕吐物,低低的声音有点沙哑,听得出他好久没说话了:“的确。”

  玫娘微微点头,走向内院时,风令也随之隐身消失。

  路过小池的时候,玫娘轻轻的笑,眯眼,道:“下次不要脏了我的路。”

  “否则谁也别想救你。”

  “还有,告诉你家夫人,”

  “我最恨被人威胁。”


………………………………………………………………………………………………

这一段撸的极其辛苦TAT

因为没有手写存货了TAT

◤永安念◢ 夜芒——の灵凯莹 - 黑白的世界 - 黑、白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